财富彩票_财富彩票怎么赚钱_财富彩票推荐|威客

每日经济新闻
新文化资本

每经网首页 >新文化资本 > 正文

《琅琊榜》《芈月传》再火也难圆A股梦 儒意影业“不如意”

每日经济新闻 2019-04-02 14:03:33

在资本退潮和政策趋紧的双重作用下,影视行业正在经历一场大撤退:去年6月至今,已经有逾百家霍尔果斯的影视公司申请注销,其中包括徐静蕾、冯小刚等多位知名艺人担任法人代表或持股的企业影视公司;越来越多的业内公司,因资金问题面临较大的经营困境,在考虑坚持还是关门;A股的大门紧闭着,曾经豪情万丈的资本消失了……

每经记者 曾剑 杜蔚    实习编辑 杜毅    

图文无关(图片来源:摄图网)

4月1日晚间,吉翔股份(603399)一纸公告,宣告参与出品过《芈月传》《琅琊榜》《老中医》等知名电视剧的公司儒意影业与A股的联姻再度未果。早在去年9月21日,吉翔股份曾公告称将出资5000万元成为宁波厚扬载弘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“厚扬载弘”)的有限合伙人,厚扬载弘持有儒意影业49%股权。过了半年多时间,吉翔股份公告终止参与投资厚扬载弘的事项。

在影视业内人士看来,经历了2018年天价片酬治理、税收规范之后,影视行业已经步入调整期。在这种情况下,吉翔股份放弃间接参投儒意影业也在情理之中。

对于此事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4月2日致电吉翔股份寻求采访,前台人士称,公司证券事务代表外出。而在儒意影业官网上,并未找到电话联系方式,天眼查显示的公司电话则无人接听。

缘尽:吉翔股份终止间接投资

吉翔股份原名新华龙,从事钼炉料、钼化工、钼金属等钼系列产品的生产、加工、销售业务。2016年11月,吉翔股份收购吉翔影坊之后逐步向文娱产业转型,并取得了不错的业绩。2017年度,公司70%的净利润来自影视业务贡献,2018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92.35%和278.04%,公司影视业务的发展是主要原因之一。

吉翔股份与儒意影业的缘分也正是起源于吉翔影坊。在吉翔股份并购吉翔影坊之后,吉翔影坊总经理席晓唐成为了上市公司董事。而席晓唐曾担任儒意影业总经理。

在转型影视初具成效之后,吉翔股份萌发了与儒意影业牵手的意愿。2018年9月,公司发布《财富彩票参与厚扬载弘基金的公告》,拟出资5000万元以增资或份额受让的形式参与厚扬载弘份额,成为厚扬载弘的有限合伙人。

厚扬载弘持有儒意影业49%股权,儒意影业主要做影视剧投资、制作,它不仅参与出品了人们耳熟能详的《北平无战事》《琅琊榜》《芈月传》等多部热门大剧,还参与出品过热门电影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《缝纫机乐队》《动物世界》等。

《芈月传》剧照(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)

对于此次投资,吉翔股份当时曾称,参与并购基金份额,旨在进一步加强与儒意影业的战略合作,形成优势互补,提升公司未来在影视内容行业的影响力与持续盈利的能力。

然而,上市公司与厚扬载弘签署意向协议之后再无下文,双方也没有再签署正式投资协议。直到吉翔股份4月1日公告,外界才知晓这场联姻已经缘尽。

错失:多次尝试间接登陆A股

没能间接牵手吉翔股份,只是儒意影业投资人迟迟没能变现的一个缩影。细数之下,儒意影业已经多次与上市公司擦身而过。

2014年8月,*ST富控前身中技控股披露了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。儒意影业便出现在这份定增预案之中。上市公司计划使用15亿元募资,从柯久明和柯利明兄弟手中收购儒意影业100%股权,而儒意影业正是由柯利明、柯久明兄弟二人创立。

2015年6月14日,上海,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论坛现场,儒意影业执行总裁柯利明(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)

当时,儒意影业的财务状况也被公开披露出来。2013年度,儒意影业营收869.81万元,净利润为-78万元;2014年上半年,儒意影业营收为3092.83万元,净利润为1759.93万元。截至2014年6月30日,儒意影业总资产为2.65亿元,归属母公司所有者权益为2895.53万元。

对于愿意高溢价并购儒意影业的原因,中技控股曾称,儒意影业所属的文化传媒行业正处于高速发展的黄金时期;儒意影业积累了丰富而优质的项目题材储备,具有优秀的策划和制作能力。

不过,2015年6月,中技控股上述定增方案遭证监会否决。上市公司本计划通过修订方案再卷土重来,但因与儒意影业未能达成一致,合作最终彻底告吹。

虽然委身中技控股的愿望没能达成,但这并未影响到儒意影业成为资本市场上的宠儿。2015年10月,天神娱乐宣布,其参投的天神娱乐文创基金(以下简称文创基金)以13.23亿元买下儒意影业49%股权。仅仅过了几个月时间(2016年7月),文创基金又宣布将儒意影业49%股权转让给上海达禹资产管理中心(以下简称上海达禹),交易价格为16.17亿元,文创基金这一进一出,收益不菲。而儒意影业的估值也从前次交易的27亿元增至33亿元。

在这之后,儒意影业还有机会被纳入上市公司体系中。

2016年9月,天神娱乐披露称,儒意影业49%股权的受让方由上海达禹变更为厚扬载弘,交易其他条款维持不变。这笔交易背后实则隐藏着一个重磅的资本运作。

2018年初,上海厚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厚扬投资)与杉杉控股之间爆出5亿元投资纠纷。厚扬投资称其2016年的一笔金额为5亿元投资涉险。这笔投资间接用于购买儒意影业股权,最初由杉杉控股牵线,并由杉杉控股提供“兜底”,双方约定到期日为2017年12月31日。厚扬投资一方称杉杉控股违约,未按约支付该笔投资约定的回购款。而杉杉控股则在2017年12月已先将厚扬投资起诉至法院。其在起诉书中称厚扬投资违约,无故不配合变更工商登记事项。

 

图文无关(图片来源:摄图网)

工商资料显示,厚扬投资旗下宁波厚扬方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宁波厚扬)曾为厚扬载弘普通合伙人。2016年9月,宁波厚扬退出厚扬载弘股东名单,取而代之的则是上海禹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。

经济观察报曾报道称,杉杉控股方面当时主导投资于儒意影业时,是看中了该资产的质量,有意通过资本运作将该公司装入上市公司体内。只不过,这场资本运作最终也没能开花结果。

撤退:影视并购裹足不前

对于终止投资厚扬载弘,吉翔股份在公告中称,自2018年10月以来影视行业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也产生了新的变化,(终止投资)为了控制上市公司的对外投资风险以及保护上市公司利益。

事实上,上述交易的告吹,也侧面反映出资本对影视并购的犹豫,不再像之前那样热情,反而裹足不前。

据IT桔子对影视行业投融资数据统计显示,从2012年开始,影视投融资事件不断增多,影视圈投融资数量在2016年达到顶峰,但从2017年开始,出现明显下降;2018年,国内影视圈共发起71起投融资事件,较上年同比下降了42.7%,下降幅度继续扩大。显然,近1年多来,影视圈的投资热度明显减弱,即全民影视投资热正在逐步褪去。

图片来源:《2019年中国电影产业全景图谱》

在资本退潮和政策趋紧的双重作用下,影视行业正在经历一场大撤退:去年6月至今,已经有逾百家霍尔果斯的影视公司申请注销,其中包括徐静蕾、冯小刚等多位知名艺人担任法人代表或持股的企业影视公司;越来越多的业内公司,因资金问题面临较大的经营困境,在考虑坚持还是关门;A股的大门紧闭着,曾经豪情万丈的资本消失了……

“未来12个月,至少会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公司退出或者基本退出影视行业。”去年12月,曾提出明星资本化风险、有着丰富投行经验的易凯资本创始人兼CEO王冉,在“2018年第三届新文娱·新消费年度峰会”上公开表示。

2018年12月13日,王冉在“2018年第三届新文娱·新消费年度峰会”上演讲(图片来源:主办方提供)

在残酷的外部环境挤压下,影视行业迅速洗牌。“五年之内,影视公司数量将应该不超过1000家。”王冉判断道。

责编 杜毅

如需转载请与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联系。
未经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授权,严禁转载或镜像,违者必究。

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:021-60900099转688
读者热线:4008890008

特别提醒: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,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,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儒意影业A股琅琊榜芈月传

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

-->

0

0